宽容失败,当前中国商业世界的稀缺品质

 新闻资讯     |      2019-08-13 13:43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经理人网(ID:manager-com),作者:王海刚

最近,由于工作的原因,重新研读了当年史玉柱失败的创业史。1991年,巨人集团成立,随后的5年保持高速发展。1997年,由于巨人大厦未按期完工,引发的连锁反应,瞬间让巨人集团崩塌。随后3年,史玉柱低调开启二度创业,2000年史玉柱和他的脑白金再次成为市场的宠儿。过往的二十年,史玉柱从保健品、游戏到金融都做的风生水起,成为中国企业界逆袭的标杆。

虽然史玉柱那段失败的创业史已过去20多年,但是放在今天却仍是那么熟悉。当下,我们看到众多处在危机中的企业,似乎都在重走了史玉柱那条让人想不明白的多元化之路。巨人集团原本在电脑软件领域做得好好的,却进入保健品、药品、服装、房地产等领域。

冯鑫被抓,成为压倒暴风影音的最后一棵草。暴风影音的危机原点来自于2015年抛出的“DT大娱乐”战略,即多云化扩张影视、音乐、体育、游戏、VR、互联网电视、金融、秀场、国际化等等。媒体借助暴风影音又借机拿乐视说事,乐视、暴风影音、巨人集团都犯了同一个错误。今天回头看,当时失败对于史玉柱来说只是上半场,下半场的戏谁也想不到;同样,今天的乐视、暴风影音的失败,从更长远来说也许只是上半场。

乐视、暴风影音上半场的失败已成定局,可是外界很多人把这种失败当成了终局。这种终局失败的言论,很多时候脱离客观现实,跪倒在标题党下,以恐慌吸引眼球,百度、联想深受其害。国外的特斯拉、诺基亚、通用电气,不管是在成长中还是原以为倒闭的,都可以被我们简单冠以失败。许多长篇大论、硬核数据,为许多企业定了死亡倒计时,恰恰反映这些所谓研判视野狭窄。按他们的逻辑判断,史玉柱早就该从中国企业家群体除名。

当从不同的维度去呈现企业的生存现状时,摆在我们面前首要问题时,该如何定义企业的失败,这也是我们认识一家企业的底线。如何定义企业的成败,关系着我们对企业的冒险精神认可,体现着我们对企业犯错的宽容,考验着持续观察企业的耐心。

对企业失败的宽容,企业挫折的勉励是目前中国商业环境急缺的一种品质。我们常常将企业家的个人问题将企业的成败绑定在一起。当企业家出现突发事件,连带着企业就要遭殃,原本小问题也被无限放大,原本利好事件也被利空轻而易举的盖过,让外界无法正确判断一家企业的价值。百度李彦宏被泼水一事,也会“拐弯抹角”扯到百度经营不善。新城控股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将新城控股拖下水。

多年之后,我们回看,发生在李彦宏、王振华身上的事情和他们企业的发展没有必然的关系。关于贾跃亭造车是不是能成,几乎已经不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成为财经界每隔一段拿出来增加气氛的佐料。如果佐料不足,再找蔚来汽车来配,蔚来汽车的股价持续下滑、裁员、事故等不间断,成为新造车势力的事故策源地。

今天,不管是乐视、暴风影音们的败局、还是百度、联想们的迷茫,怎么都无法与当年巨人的惨败相比。既然,当年史玉柱还可以东山再起,贾跃亭、冯鑫仍有绝处逢生的机会。我们不能回避的一点,巨人、乐视、暴风三家企业制造的产品,在各自所在的行业里都有着无可替代的位置,曾有众多的消费者享受过他们的产品。正是因为曾经有这种傲人的成绩,让他们还有逆天改命的可能性,仍有众多拥趸等待着他们归来。

我们对失败的宽容,正是我们对创新最大的善意。惊艳的产品,成功的企业,是从一次又一次失败赛道侥幸胜出的选手。拼多多的假货、滴滴的事故,实际上是企业创新后的纠偏,进化过程中的阵痛。创新本身是一场巨大的冒险、赌博,在企业能力完全不匹配情况下,匆忙上路,需要在这个过程中,边学习,边改正。消费者一只脚踏进企业提供全新的体验,另一只脚停留在企业遵守基本常识的环境中。在企业还无法让消费者两只脚同步时,随时出现消费者对企业又爱有恨的尴尬。

当我们去读索尼、丰田、IBM、通用等企业的传记,你会发现“失败”成为它们身上光荣的符号。所有堪称伟大的企业,必定要经过失败不停的蹂躏,才会有挑战困难的信心,在危机中勇往之前。今天当下中国的商业环境,过度渲染某些企业的失败、混乱,偏离商业警醒的轨道,陷入到排斥打压的内斗。严肃的商业危机,沦为了花边新闻、流氓斗殴,所谓宽松的商业舆论环境,不自知带到了阴谋论中,浪费了记录一个伟大的企业在悬崖边上的起舞。

企业困局已定,失败无可避免时,最需要做的有两件事,一是我们看清事实后,给予宽松的环境,让企业留出时间自救;二是企业家拿出什么样的态度,迎接企业的黑暗时刻。企业的黑暗时刻已经降临,他们的光明之路,一部分取决于我们的商业环境成熟度、接纳度。当我们对困境中的企业存有一颗仁慈之心,才有可能在未来享受它们提供的一流产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