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S CEO李涛:中国企业出海应争取制定游戏规则

 新闻资讯     |      2019-11-12 23:38

2

APUS CEO李涛(来源:受访者供图)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iFeng科技(ID:ifeng_tech),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撰稿 花子健

李涛是一个航空迷,曾经有一次因为航空展错过了乌镇的大会。

“这次我来乌镇,主要讨论的议题是我们国家在海外的宣传,就是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文化。”李涛说。对于海外,他有非常深刻的见解和感受。

李涛在2014年6月创建了APUS,其含义是A Perfect User System(一个完美的用户系统)。在创建APUS之前,李涛是奇虎360的副总裁。当时他判断国内的移动互联网市场已经没有什么大的机会,于是就把APUS的重心放在了海外市场,包括印度、新加坡、中东、美国和欧洲等。

2015年1月,创立仅半年的APUS宣布获得超过1亿美元融资。同年8月,《华尔街日报》将APUS Group被纳入创业公司10亿美元俱乐部。“我们现在在海外已经积累超过14亿的用户。”李涛说,这几乎相当于中国当前人口规模。

长期扎根海外市场,李涛对一带一路战略深有感触。根据他的经历,他了解到许多沿线国家愿意接受一带一路,因为这个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好处。李涛认为,中国先进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对于他们来说是有益的。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李涛也看到了更多的商业机会。据李涛透露,APUS拥有超过14亿用户,其中70%分布在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跟随这些国家的成长,APUS也在发展。目前,APUS已经在这些国家和地区提供工具产品和内容产品,未来还会有服务类的产品,满足这些市场的用户需求。

1

APUS CEO李涛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场(来源:受访者供图)

在发达国家,APUS很少提供工具类的产品,因为这些地区的用户已经可以轻松实现上网,有了更深层次的需求。所以APUS的策略是提供更多的内容类产品和服务,比如本地化的新闻、本地化的社区、小游戏、视频内容等等。据李涛透露,APUS有20%的用户在欧美市场。

“在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获取用户,去发达国家赚钱。”李涛说,这就是APUS商业化的核心策略,所以自2016年开始,APUS一直都是处于盈利的状态。

但是APUS也遇到了许多问题,其中最核心的是中国的互联网在商业模式上做得很好,但是却在全球应用生态当中缺乏话语权。

李涛举了一个例子,Camera360这款在中国有大量用户的产品在前两天突然从Google Play下架。“当整个生态都构建在国外第三方平台之上,产品难有任何保障,并且难以(就问题)进行沟通。”

李涛说, Google、苹果、Facebook和Twitter在中国都有团队,但这些在中国的团队在企业内部话语权很低,甚至没有话语权。这就导致中国企业在面对这些争议时非常被动,也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他认为,中国企业现在都能走出去,但是如果不能参与制定游戏的规则,就会面临很多困难。“这也是未来我们中国的经济模式、技术走出去,特别是我们国家文化走出去面临最大的挑战。”他表示。

也正是因为如此,原本依赖于第三方广告平台的APUS,正在大力建设自有广告平台。

此外,在接受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专访时,李涛还谈到了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中国手机厂商出海以及老东家360的变化。

谈到华为鸿蒙操作系统,李涛认为这个操作系统提升了国民的自信心,但是出现的时间不是那么正确。以业内人士的角度来看,他认为这个系统目前还太简单,并且早期定位是在物联网层面,在智能手机层面暂时难以改变iOS和Android二分天下的局面。

同时他表示,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需要广大中国开发者的支持。

对于中国手机厂商出海,李涛表示,中国手机厂商在海外市场的名气的确是越来越大,但是在全球范围内手机的保有量来说,中国厂商在保有量上还差很多,只是新增做得不错。李涛希望中国企业的出海能够变成我们全产业链,甚至经济整体出海,才能相互帮助和支持。

而针对老东家360的变化,李涛则认为360正在做正确的事情。在本次乌镇峰会的主会场,奇虎360首席执行官周鸿祎和奇安信集团董事长齐向东站在一起合了一张影。李涛这次在乌镇并没有见到他们,但是他认为,360分家对于中国网络安全事业来说是好事,如果能早点分就更好了。

以下是凤凰网科技对话APUS CEO李涛的实录(略有删减):

谈一带一路:中国把先进技术和商业模式带过去 大家都能获益

凤凰网科技:这次参加乌镇峰会主要讨论哪些议题?

李涛:我这次主要讨论海外传播以及我们国家的宣传,特别是讲中国故事和传播中国文化。我们在海外已经有了比较大的用户量,那么以这样的用户量,我们能够做好中国文化的传播。

凤凰网科技:谈谈一带一路吧,长期扎根海外市场,你的感受应该比较深刻?

李涛:对于一带一路最大感受有两点。第一点,一带一路已经逐步被接受,特别是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用户来说,他们会更愿意接受,因为这实际是给他们带来了好处的。第二点,中国改革开放40年,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们技术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福利的提升,其实都跟开放有关系。我们必须得承认,这实际上是一些发展很早的发达国家,把他们的技术、经济模式、思维方式带进来以后产生的影响。同样,今天中国领先的技术、科技、经济模式,也会对一带一路国家带来很大的帮助,而且还有几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处在相对领先的位置,包括技术和商业模型。

第二个特点,中国本身有意愿。

第三个特点,中国本身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正在逐步向发达国家迈进。换句话说,我们对很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的体验、需求和面临的困难困境都有更深的体会。

一带一路沿线有不少发达的国家,虽然经济水平很高,但他们也还是很愿意去关注(一带一路),因为这些国家要么是体量不够大,要么是技术不够先进。比如一些中东国家,经济水平很高,但是技术的先进性远远不够。而且他们也处在转型期,他们对技术的敏感程度跟我们是一样的。他们非常渴望中国过去,能把先进的技术带过去,所以这也是很大不一样的地方。

凤凰网科技:在一带一路中,你们看到哪些发展机遇?

李涛:APUS创业到现在才五年时间,其实是一个很年轻的公司。这五年里边,我们在出海这个方向我们做了很多多尝试。主要分为两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是新兴市场国家。我们在海外已经有14亿用户,70%在一带一路沿线,这就说明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高度重合的。在这些国家,他们的基础设施在快速建设,信息化水平在提升,人民消费水平也在提升。那么,APUS也在和他们一起成长,我们向他们提供工具产品到内容产品,未来还会提供服务类的产品,来满足这些市场的用户需求,获得发展和扩张。

还有就是经济已经相对比较发达的欧美国家,主要是美国和欧洲,他们不在一带一路沿线,但他们互联网发展水平和经济水平跟中国差不多在一个级别之上。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水平,应该说在一个水平上。在这些国家必须投入技术上的创新或模型上的创新。总结来说,在一带一路沿线,我们最主要就是把中国成功的模式、技术复制过去,但是在发达国家,我们最主要的就是通过一系列技术创新或者是模型的创新,来满足当地用户的需要。

比如印度、印尼和非洲,我们提供他们APUS的工具类产品和系统类产品满足他们上网的需求。从2019年开始,这些国家用户才刚刚开始有内容产品的需求。以印度为例,13.2亿人口中大概有超过一半的用户还需要借助工具来满足上网的需求。但有三分之一的用户已经能上网了,他们更多的需求就是希望获取更多的内容。

我们有20%的用户在欧美市场。对于发达国家,用户最首要的需求不是上网工具了,那我们就提供更多的内容类产品和服务。比如本地化的新闻、本地化的社区、小游戏、视频内容等等。

谈中国企业出海:话语权缺失是现阶段最大的挑战和困难

凤凰网科技:所以当前APUS也处在变现转型的关键阶段。

李涛:对。中国互联网企业从走出去开始都会面临变现的问题。互联网企业三个要素就是生态闭环、商业闭环、产品增长和商业化。包括APUS在内,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出去的时候,主要关注产品和用户增长,通过满足当地用户需求快速积累起庞大的用户群,搭建用户平台。

完成积累,特别是当你的用户量有十几亿,DAU过亿的时候,说明仅仅是靠增长和产品已经不够,下一步就必须打造完整的商业闭环,所以就开始要考虑到商业化变现的方向。APUS的商业化变现最主要的是三个渠道: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广告变现,比如Google、Facebook;第二类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自有广告平台,比如我们自己的DSP,我们自己的销售团队,然后卖广告;第三类就是向用户收费。以APUS为例,我们现在产品分成两大类。一类是工具系统类产品,主要是构筑流量平台,内容类产品除了广告变现以外,还有用户付费。

在过去两三年,我们对第三方平台依赖性很大,这也面临着一个很大问题,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非常不利,就是第三方平台完全掌握在海外巨头企业手里,任何风险都会影响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成功与否。比如我们今年可以看得到,(这种影响已经)非常普遍,中国互联网出海的企业都遇到了第三方平台的限制、审查。

凤凰网科技:APUS也遇到过这个情况吗?

李涛:我们当然遇到过,也受很大的影响。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更加坚定要做自己的广告平台和用户付费模式,降低第三方平台对我们的影响。

凤凰网科技:刚开始做自有平台的时候面临哪些困难?

李涛:刚开始不会有太多的困难。第一,前期可能会面临很大的惯性,需要为此付出更高的成本。因为所有广告变现平台是以技术和算法来支撑,这就导致前期变现效率没有原来那么高,但是这一系列问题都会是一个企业家或者一个企业在经营中必然要面对的,这个时候必须要下定决心来干这件事情。

在用户付费层面上,这也会面临着很大挑战,因为这意味着你要要更了解用户真实的想法,思考用户怎样才能愿意付钱。另外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在全球范围内的用户付费是受硬件条件和环境支撑的,比如说全球范围内的支付系统并不是非常成熟的,很多国家支付是非常落后的,很多国家在支付上面受到各种政策的限制,或者是当地运营商拿走了很高的分成。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些几乎不算什么不可逾越的问题。

凤凰网科技:中国的手机厂商和移动支付都在出海,对你们有帮助吗?

李涛:中国手机厂商出海对我们的帮助肯定很大,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和渠道之间更容易沟通了。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和三星,我们总不能跑到韩国去,那其实也很难谈,所以只能跟他们在当地的市场谈。但是今天海外有来自中国的华为、中兴、小米、vivo和OPPO等等,他们的决策权都在中国人手上,彼此间更容易产生交流。

不过虽然中国手机品牌在中国很强,但就海外市场来说,其实还是差很远,非常远。在全球范围内手机的保有量来说,如果我们真看保有量,差很多。

以印度市场为例,中国手机品牌在新增做得不错,但市场的保有却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所以,手机厂商同样也迫切的需要我们来帮他们开拓市场。如果只是中国的单一企业或单一行业的出海,面临的挑战其实是很大的。但如果出海能够变成我们全产业链,甚至经济整体出海,这个相互帮助和支持会变得好很多。

凤凰网科技:在海外应用生态上,中国的厂商还欠缺哪些东西?

李涛:我最大的问题不是欠缺,是中国厂商没有话语权。比如,所有苹果应用都发布在App Store上,这是苹果公司在掌控;所有Android应用都是发布在Google Play上,这是谷歌在掌控。

之前,有一款产品Camera360,在中国有非常多人用。在中国能正常使用,但前两天就在Google Play被下架了。这就是特别典型的例子。当我们的整个生态都构建在国外第三方平台之上,产品的生存是没有任何保障的,并且想要沟通解决问题也很困难。比如,我能跟Google、苹果、Facebook和Twitter在中国的团队沟通,但是这些在中国的团队在他们企业内部话语权都很低,甚至没有话语权。这就导致一个问题,中国企业遇到问题就非常被动,因为有很多跟中国文化,跟中国传统相关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充分跟他们表达的。这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中国企业能走出去,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游戏的规则不是我们来制定的。这也是未来我们中国的经济模式、技术走出去,特别是我们国家文化走出去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谈华为鸿蒙操作系统:需要时间和中国开发者的努力

凤凰网科技:我想到了华为,华为发布了鸿蒙操作系统,或许可以解决其中的一部分问题,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李涛:确切地说,我认为鸿蒙系统发布的时候,可能还不是一个最好的时候。原因是因为不够成熟。鸿蒙操作系统发布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大的利好,提升民族的自信心。但作为比较专业的业内人士,我们知道现在这个操作系统还相对简单,也只是针对物联网这个层面,在智能手机这个层面上还不够完善。

第二,作为一个操作系统,它还需要生态,生态上有更多合作伙伴来提供内容,它才可以(继续发展)。所以在这个点上来说,我们面临的挑战还是挺大的。

但反过来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倒觉得也是一个好事情,中国企业和中国人得敢于去想,敢于去做。从本质上来说,Android操作系统已经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系统,它能有今天的成就,实际上是汇聚了全世界开发者,包括大量中国开发者的智慧。所以我认为Android不应该再属于某一家公司,它实际上已经变成一个共同的社区,是全社会、全世界所共有的知识财产。但是现在它已经被看成是美国企业所独有的知识产权,这肯定也是有一个问题的。原因还是在这个层面上我们的话语权太小了。如果我们能够把话语权逐步通过我们开发者的努力得到提升,我想可能价值就完全不一样。

谈360:早点开枝散叶对中国网络安全帮助会更大

凤凰网科技:在主会场,周鸿祎和齐向东站在一起合影,对于360的分家,作为曾经跟随360打拼过的老将,你有什么感想?

李涛:我还没有碰到他们,所以这次还没有聊过。(业务拆分这个事情)我觉得很正常,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他们两个从2003年开始已经合作十几年了,我觉得也到了需要做一定调整的时候。而且各自都有不同的抱负和理想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其实360早就应该这样,如果360更早一点去关注这个问题,更早一点能够开枝散叶,对整个中国信息安全和网络安全帮助会更大。

谈商业化:不能盈利的企业很危险 要去发达国家赚钱

凤凰网科技:当前资本市场相当疲软,对于你们这样的独角兽公司来说有哪些影响?

李涛:其实过去这几年,全球经济都面临很大的挑战。但是,第一,我认为这是阶段性经济调整,全球经济大概每七八年会做一次大的调整。其实没钱了并不是现在开始,从前年就已经开始了。对于企业来说不是坏事情,是好事情。好的企业一定还能活下去,这是第一。第二就是企业应该学会更理性。吹泡泡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企业的赚钱能力,也是自我造血的能力。APUS最大一个优点就是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我们一直处于盈利的状态。如果你企业不是盈利的状态,而是一个吹泡泡的状态,那就很危险了。

凤凰网科技:你们下一个阶段商业化的重点在哪里?

李涛:毋庸置疑一定是欧美市场。现在中国企业出海,一定要学会两个基本思路。第一,去发达国家赚钱。第二,去发展中国家拿市场。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想明白,如果你去印度拿钱,我觉得基本上就活不下去了。